基础建设不足的缅甸东枝,开放民间铺路还可收「过路费」

缅语属于汉藏语系中的藏缅语族,依照缅语授课老师缅甸华侨的教导,是讲究「韵」的语言。缅甸俗谚「书写求正确,唸读讲音韵」正是此意。缅语为追求声调,有时词彙或变音或省略,只为让听者如闻诗歌一般,这也成为缅甸的特色之一。而在我缅甸四大城之旅中(仰光、奈比多、蒲甘、东枝),又以东枝之行最为贴近缅甸风土民情,深入当地体验如诗如歌的缅甸文化。

缅甸夏季酷热,暑气逼人,但东北的掸邦因地处高原,气候宜人,并以东枝为首府。我直接搭机越过千山万水,飞抵东枝黑河机场,黑河机场相当简易,一栋航厦便分内外。

快步踱出,一踏入掸邦,只觉秋意袭人。我亲爱的侨生同学已喜孜孜地在机场迎接,老友异地久别重逢,心情格外激动,他看似健康无恙,生活富足,更是让我开心。此行半是访友,半是深入缅甸在地,便乘坐友人休旅车拜访东枝市。东枝是座位处半山腰的小城,越离机场,越是山路蜿蜒,海拔也渐次升高,行经一座附带缅甸地图的欢迎告示后,随即进入东枝市区。

东枝市区幅员不大,主要由两条沿山平行,高低毗邻之街道构成。至友人家拜会家长问好后,便至当地信仰中心苏腊幕尼塔(Sulamuni Pagoda)参拜,入境随俗祈求平安。苏腊幕尼塔身处东枝后山,洁白塔身搭配金黄尖顶,高贵典雅。塔中闢有各室,诸佛居内供信众瞻仰,缅式佛陀的祥龙盘桓模样展现出东南亚上座部佛教的特色。再往内走,下行还有类似「基隆仙洞巖」的钟乳石洞穴,洞内空气沁凉冷冽,诸佛环绕岩壁之上,益显庄严。

洞口外是座悬空平台,凭栏眺望东枝市区,夕阳在远方地平线逐渐隐没,东枝自昏黄瞬间漆黑。此时静默无语,只觉俗世的纷纷扰扰一时化为乌有,生活其实也能如此简单纯粹。

基础建设不足的缅甸东枝,开放民间铺路还可收「过路费」

东枝民居栉比鳞次地散布于山间小盆地中,但山间小镇也有间类似东枝版的「圆山大饭店」,是为东枝饭店,乃过去东枝达官贵人接待外宾之处,据说还曾接待过许多金三角大毒枭!虽然因年代缘故,我所住的房间设备装潢稍嫌古旧,但饭店宽敞气派,庭园花草繁茂,还可见到园丁修剪,俨然是一块边疆乐土。

隔日东枝的行程仍旧相当生活化,在友人的招待下,缅甸日常的家常菜满满一桌,家传巴巴丝道地好吃。偶也上餐馆享用套餐,身旁尽是仅通缅语的服务人员与东枝人,完全融入当地。东枝的日常不仅如此,上午在东枝酒庄啜饮缅甸红酒,下午在东枝超市惊艳于缅甸名模的亮丽非凡,另购买台湾罕见的炸猪皮小吃,晚间则于夜市品尝最道地的缅甸料理Mohinga(鱼汤米粉),形形色色,不一而足。

基础建设不足的缅甸东枝,开放民间铺路还可收「过路费」

最有趣的是东枝佛寺也有比拟台湾土地公似的「分区负责」,朋友便带我到他们家邻近的小寺院,于佛像上贴完金箔外,另添香油钱资助扩建寺院,住持还特意音译我姓名为缅文,登录至捐款芳名录中,留下我在东南亚最神奇的回忆。

邻近东枝的茵莱湖(Inle Lake)是缅甸鼎鼎大名的高原湖泊,海外游客络绎不绝,旅行团及背包客遍布湖岸,纷纷不远千里到东枝近郊欣赏这无边美景。我既至东枝访友,老友也招待赴茵莱湖一游。赴茵莱湖车程不远,但路程迭遇关卡,原来缅甸基础建设缓慢,政府开放民建道路并准予收取过路费,完全是台湾难以想像的画面!

而茵莱湖也如同缅甸诸多景点,採国外游客差别订价,驶近便有关口拦下收费,过栅栏后湖区顿时热闹起来,胡乱穿越马路的各国人潮,轰隆作响的日韩二手车,镶嵌在湖边丘陵的民居民宿,独霸一方高耸矗立的富丽饭店,都共同分享此湖边山色。友人与船家讲好价,我们便踏上真如一叶扁舟的游船,马达声达达启动,船头微微翘高,迅捷驶向浩渺大湖,转瞬被湖水包围,四人一舟在湖上自在遨游,轻风拂面,乘风破浪,湖面触手可及,偶有浪花点缀,再一口沁凉的呼吸,便是茵莱湖迷人之处。

基础建设不足的缅甸东枝,开放民间铺路还可收「过路费」

此时海鸥盘旋而下,若即若离地尾随,船家马上见机兜售麵包,眼见海鸥卖力跟随,我居然有些心疼,当即购下数包,开展一场餵食秀,虽然这游戏玩过多次,但看着缅甸海鸥嗷嗷待哺,并在空中精準觅食的模样,仍是相当有趣。

就在人鸥默契中驶近湖心,茵莱湖遗世独立于山岳间,水系绵延,由众多支流汇聚而成,湖面有许多植物堆叠形成的「浮岛」,上方甚至建有房舍,湖边居民便以浮岛与湖水谋生,并发展出单脚操桨,双手洒网捕鱼的精湛技巧,也成为茵莱湖最知名的人文景观。

再行至湖深处,湖中民居突然栉比鳞次起来,浩浩然颇具规模,甚至有便桥连接,多间纪念品商店藏身其中,捨舟登上,一进屋便见脖上沉甸甸铜环的长颈族妇女卖力编织饰品,古朴的风味也让我带了几件竹製品。

随后再至Paung Daw Oo Pagoda佛殿,湖畔的金顶佛寺外尚有巍峨的龙船船坞,出巡专属的缅式龙船华丽壮观,与小舟旁围绕停驻水面歇息的海鸥相映成趣。参拜佛寺已是缅甸旅游的平常,不过无法穿鞋还是让细石扎得我有些刺痛。寺内氛围则一如既往地庄严肃穆,还可见身着传统服饰的少数民族妇女集体静默参拜,而佛殿正中却见数尊「葫芦」,细看才知单薄金箔已将佛像金身厚厚包裹,圆拙造型极为可爱,更见证缅甸人虔诚的佛教信仰。

基础建设不足的缅甸东枝,开放民间铺路还可收「过路费」

稍事休憩,搭船辗转再至湖上人家用餐,餐馆全立于水面,仅以步道相连,船家展现技术于複杂水道中左右前行靠岸。缅甸菜色以茵莱湖所在的掸邦菜最为知名,身入宝山岂可空手而回,五大鱼拌饭堂堂登场,这几天我已在友人招待下,餐餐饱足,顿顿丰美,缅甸菜式又分量十足,虽深怕回台圆了一圈,但美食当前,也顾不得其他了。

鱼拌饭以姜黄作成圆形饭饼,搭配茵莱湖淡水鱼别有风味,大快朵颐后已近黄昏,茵莱湖又掀开另层面纱,露出金黄夕阳,波光潋滟的模样,登岸后再于湖畔静坐一晌,星夜降临,真切体会都会丛林难得的静谧悠闲,享受短暂恬适的山居岁月。

基础建设不足的缅甸东枝,开放民间铺路还可收「过路费」

东枝身处内陆,没有仰光的灯红酒绿,却另有一番独特的缅甸韵味。离别前日傍晚时分,我与友人一台野狼机车直奔山间小路,嘻笑怀念大学时期的荒唐。盘旋至东枝山丘之上,一方是荒野的原始苍茫,野狗慵懒摊在路旁,一方却也见民居炊烟袅袅,老人门前闲聊。

在东枝,在缅甸,虽不算富足之地,但与世无争的印象深入人心。相信无论贫富贵贱,都能在缅甸找到安身立命之处,毕竟「此心安处是吾乡」啊!